第21章 庆贺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腐小说 www.27xs.org】为您提供最快更新!爱腐小说 WwW.27xs.org

    “韩大哥你酒量真好!”舒予真心惊叹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没有想到,韩彦看着斯文俊秀的,平日里也不怎么沾酒,酒量竟然这么大。

    能把她家老爹都灌倒,自己却还浑然无事,这简直是能喝遍獾子寨无敌手的存在啊!

    韩彦也觉得自己今晚有些放纵失态,不好意思地笑笑,心里却想,这才到哪儿啊,想前世他曾经喝遍京城都难寻几个对手。

    可惜啊,那些年少无知的轻狂,今生是再也不会有了……

    韩彦垂下眼眸,遮掩内心翻腾绞缠的情绪。

    舒予正忙着照顾瘫倒在地的老爹,倒没有注意到韩彦的这番神色变幻。

    对着自家嘟嘟哝哝还要酒喝的老爹,舒予直摇头:“还没弄清对方的酒量,就扬言要把人家喝趴下,这回可好了吧,倒要看看是谁把给谁喝趴下!”

    语气愤愤又无奈,还带着一丝纵容。

    这样的父女关系,让韩彦觉得惊讶,又觉得挺有意思。

    韩家累世官宦,声名清贵隆盛,父亲又是太常寺卿,最是讲究礼数矩度,所以哪怕是最为得宠的长姐,最是无赖纨绔的自己,在对着父母时,也都是恭顺有礼的,从不曾像舒予这样“叛逆”又“鲜活”过。

    见舒予弯腰要去搬动张猎户,韩彦连忙上前去帮忙,一脸歉疚地低声道:“都怪我,我不该陪着张大叔喝这么多的。”

    他开始倒也想着克制,可是酒入愁肠,心就渐渐地不由自己控制了。

    于是一杯接着一杯……

    等到他想起来克制的时候,张大叔已经醉倒在地了。

    “我一会儿就去给张大叔煮醒酒汤!”韩彦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宿醉的痛苦他曾经可是深有体会。

    “醒酒汤有我娘呢,韩大哥就不用操那个心了。”舒予抬头苦笑,“你还是搭把手,先帮我把我爹给弄到东间炕床上吧。”

    就算是打虎女英雄,也扛不起这二百来斤的壮汉啊!

    等到将张猎户放到床上,又灌过醒酒汤之后,已是斜月西沉,一夜将尽。

    “明天谁都不要喊我起床。”临睡之前,舒予一再交代,“都快累死了,我一定要睡到自然醒!”

    张李氏连忙“呸”了一声,瞪眼嗔她:“这还没出正月呢,什么‘死’不‘死’的,多不吉利!行了,快睡你的觉去吧,明早我不喊你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舒予刺溜一下钻进被窝,挨着小望之,和他一样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,只露出一个脑袋来。

    很快,倦意袭上心头,舒予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张李氏看着炕床上睡得正甜的一大一小,摇头笑了笑,吹灭了灯,和衣蒙被睡了。

    舒予能贪懒不起床,她却不能不依旧早起操持家务。

    可谁知天才刚麻麻亮,张李氏刚起床披衣去灶房里烧热水备用,小望之就睡醒了。

    习惯性地哼哼唧唧的,一个劲儿地往舒予怀里拱,拱着拱着就控制不住了,尿湿了自己的衣裤不说,还浸了舒予一身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之中,只感觉得一阵温热潮湿袭上身来,舒予翻个身,蓦地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伸手一摸,果不其然,正埋头往她身边拱的小望之又尿床了……

    得嘞,这下还睡什么觉啊,赶紧起来给自己和小望之换身干爽的衣服才是正经!

    这正月才刚过半,天气还寒冷着呢,小孩子皮娇肉嫩的,抵抗力又差,别再着凉了,可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舒予麻溜地爬起来,顶着一双大黑眼圈,打着呵欠,杏眼迷蒙地先将小望之拾掇干净清爽了,放进旁边尚且温热的被窝,又给自己换了身干净的里衣,套上棉袄棉裤,抱起尿湿的被褥出门晾晒。

    张李氏正好刚烧好热水从灶房里出来,一见舒予竟然自己早早地起床了,惊讶问道:“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?”

    还没等舒予回答,瞧见她肩头扛着的被褥,顿时明白过来,忍不住皱眉低声数落:“小望之又尿床了?你怎么也不睡得警醒些!”

    舒予指着自己脸上两只大大的黑眼圈,苦笑叫屈:“我的娘诶,你看我这样不浇都浇不醒就算是好的了,你还怪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——”

    话没有说完,就被张李氏急忙以食指点唇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可小声一点吧!”张李氏朝安静的东间努努嘴,压低着声音道,“可别被人家听了去,心里不好受。”

    寄人篱下,哪怕对方再热情好客,总没有在自家自在舒心。

    舒予挑眉撇撇嘴,对此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先前韩彦一直克制自持、彬彬有礼,她是说不好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,但是经过昨晚的开怀畅饮,别的她不敢说,至少也看得出来,韩彦不是那样心思细腻心眼窄小的人。

    若不是遭逢变故,不得不避居此地谨慎自处的话,私心里,她觉得韩彦本性应该是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